锦章文学>修真小说>脑洞集成 > 瑶台奇逢前置剧情
    痛苦纠结后还是决定这一篇走阳光健康快乐路线!至少主线阳光健康快乐,什么时候掉落阴间if线就看我对老周的杏欲什么时候大爆炸啦爽朗的笑容

    但是因为改结局了嘛,之前定好的后续剧情用不了了。我还在思考会怎么发展,只能先来点前置剧情补充

    【童年】

    周映年小时候是整个祁连最乖、最懂事的孩子。

    自从周桂灵抱着襁褓中的婴孩回到门派起,就没有人见这孩子哭闹过。最初学步时跌了一跤,玩具被大孩子抢走,都只会拽着衣摆藏到母亲背后安安静静掉眼泪。

    乖得让人心疼。周桂灵询问过多次是否有人借机欺负孩子没有父亲,只会得到一句绵声软语的否定,想到他阴阳兼具的私处,有些忧心如此柔弱的孩子未来能否自保。她甚至计划好一辈子将孩子庇护在羽翼下。

    直到周映年遇见霍叶遥。

    当时剑庐之主变心移情,其妻霍颖君愤而讨了一纸休书。想到云游时结识的好友曾允诺若有难可来祁连寻她,索性带着幼小的孩子投奔凉州,凭着属于朱鸾的信物得到祁连门派接应。

    周氏一族于祁连山间避世百年有余,素有门下弟子不得出山的禁令,否则一律逐出门派——冲破桎梏下山又昂首阔步回家,百年来只有两个例外,其一正是周桂灵。

    作为最具领袖气质的年轻一代被寄予厚望,她本该在及冠之年接手家族事务,却偏偏与族长大吵一架,背着剑连夜翻出关隘,气得老人暴跳如雷,放狠话与之一刀两断。

    周桂灵并非逃避或厌恶宗主责任,只是认为门派自我封闭百年早与外界脱轨,再不亲历世界现状后患无穷。这一理念直到接任做出实绩才被老一辈认可。

    “朱鸾”周桂灵,如烈焰燃透了半壁江湖,在十年后忽然销声匿迹,再无人亲见那赤色衣衫、如血剑光。

    把阔别数年的朋友迎进内室促膝长谈,周桂灵特意叮嘱周映年尽地主之谊,招待好同龄小伙伴。

    霍叶遥上蹿下跳摸遍了雕花镌刻,百无聊赖,才想起那个一直捧着本书的小哑巴。他扮个鬼脸,拉散了人家半边辫子,对方依然头也不抬。他趴到人家身边抓过书,皱着眉头念上边的字,“其形也,扁若敬鸿……苑,苑若游龙?这是什么怪诗!”

    扎着两根辫子的“小姑娘”好脾气地等他把书还回来,细声细气解释:“翩若惊鸿,宛若游龙。这是陈思王颂赞洛神风姿的语句……”霍叶遥听得头都大了,把书往身后一藏,兴高采烈牵起小姑娘的手,拉着人出门玩雪堆雪人。

    周映年挣了两下,跌跌撞撞被硬拉着陪他踩雪,小声念叨妈妈想让我们留在屋子里等,霍叶遥哇啦哇啦乱叫一通,只当听不见,于是他们开始滚雪球。捏到第二个雪人时,霍叶遥往脑袋上粘了两只小角,坚称这代表周映年的辫子,再捏长一点会断掉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相互扔雪球,拥抱着满地打滚,爬到屋顶再跳进雪堆里。霍叶遥估错了积雪高度,陷得看不见头顶,周映年徒手挖了半天才把人刨出来,欢声笑语十里外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很久之后周桂灵才不情不愿承认,不是周映年性情大变,只是终于找到了能陪他一起疯的人而已。

    霍叶遥向来调皮捣蛋,周映年比他还擅长招风惹草,结伴上房揭瓦无恶不作,光是罚抄书就不知抄了多少份。霍叶遥敢逃课去抓蚂蚱,周映年就敢分一筐蚂蚱给同窗玩,教书先生不愿走进昆虫满天飞的教室。霍叶遥敢顶着长辈禁止独自去湖边的命令下水摸鱼,周映年就敢不知从哪里“借来”艘捕鱼用的小舟载着好朋友湖心捞月。